杭州聚光星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-《张卫国的夏天》,有点意思
你的位置:杭州聚光星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> 礼仪庆典 > 《张卫国的夏天》,有点意思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,有点意思
发布日期:2022-07-19 20:07    点击次数:186

聊一聊《张卫国的夏天》。

有记忆点的名场面很多,比如张卫国和戏校老同学们聚会,剧作对人情世故的细致描摹,又典型又微妙。

再比如张卫国老父亲去世,这边厢是张卫国终于替补登台、烈火烹油尽兴表演,那边厢则是家中老头子颤颤巍巍伸出手去够架子上的“古董”马却跌落在地。

无人接听的电话、空旷后台的电话声,舞台上下的鲜明对比,很有表现力。

此后张卫国涂着大花脸、上半身还穿着戏服的里子,慌慌张张急急忙忙踩着自行车回家。

这一整串的内容,加持京剧世家的背景设定,结合团里“修道具的”身份细节,深埋胡同烟火气中,似乎更有几分厚重感和落地感。

来,我们从头聊起。

一,嚼劲十足的细节,张弛有度的节奏。

黄磊饰演的张卫国,出场之后的角色亮相,细节都很有意思。

优哉游哉骑着车来上班,在小桌子前抖落开数样宝贝,彩票、报纸、眼镜。

他拽眼镜腿的方式,还不是用手,而是通过牙齿咬。

“手拽不出来就用牙齿咬”这个细节,很鲜活。

首先,有不拘小节的可爱。

其次,有和这个年纪应有的稳重略不相符的生动。

再次,物件可能不是很灵光、充分说明角色的收入水平。

短短一组镜头,角色的工作状态、经济收入、活动环境,以及个性特点,都已经鲜活描摹出大概轮廓。

脆生、有嚼劲。

再比如,剧中张卫国得知“祖传老宅”原来是祖传出租屋,召集四合院里的大伙儿一同商量租金事宜,街坊四邻们之中通情达理的、胡搅蛮缠的、自私自利的,各色人等性格表现都很鲜活。

剧作通过短短一组冲突戏份(老张家房子不是他们的,咱们这象征性的租金要翻几十倍),有力刻画出胡同群像。

虽着墨不多,但有趣、有力、有棱角、有烟火气。

林宏年夫妻的故事,林宏年老丈母娘,林家闺女和老张家小子的初次会员,诸多故事线条的推进中、节奏色彩都很明朗,质感相当下饭。

二,人物“缺点”,或许是成就角色立体度的利器。

剧中刘奕君饰演的林宏年,角色B面的“缺点”很有意思。

(没有赞成这些做法对的意思, lol凯隐仅仅是聊角色塑造手法)。

好面子、爱虚荣,话术过于有弹性。

张卫国老父亲的墓地,林宏年有心安排。

找到墓地经理,希望对方能给自己打折。

二十万的价钱,对方说打九折。

林宏年要求对方,在张卫国面前说“看您的面子打五折”,余下的差价他来补。

他当年对老爷子有亏欠,有恩情未报答,如今悔之不及、愿意鞍前马后是真,爱慕虚荣贪图面子、要在兄弟面前臭显摆也是真。

一部分真性情真感情、一部分假爱好假追求,这不矛盾。

相反,真假、好坏、虚实,种种不同甚至矛盾的部分,合适、恰当、有机融合在一起,方才构成了更有立体质感的角色。

此后,林宏年拿捏张卫国,话术也很心机。

要求对方上自己节目来道歉,他的诉求,于工作是“要戏剧冲突要看点”、于私生活是给老婆交代。

字字句句却都“捆绑”张卫国,谎称因为这件事你嫂子要跟我离婚。

事实上要离婚是因为二人早已经有矛盾,他却以此来对自己兄弟进行情感胁迫。

从合理性的角度来说,如此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、善于算计之人,能够混得开舞得好,相对更有吻合度。

从角色构建的角度来说,种种负面功利小心思渗入,也让角色更有可能脱离扁平状态、更有真实的多维度层次感。

三,用轻喜剧模式解锁糟心事,带着胡同烟火气的市井故事。

剧中黄磊饰演的张卫国,堪称“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”。

少年时是有大好前程的台柱子,但表演中摔了腰、失去“成角”的机会。

此后这传统行业式微,大环境下行加上个人的时运不济,他成为“大隐隐于市”的修道具后勤人员。

原本,背靠殷实家世、小日子也可以有滋有味,但老父亲去世之后,他又突然遭遇残酷真相“暴击三连”。

第一次暴击,是他出生时就住着的二环里的老四合院、他从来天经地义认为是“我们家财产”的产业,竟然不是他家的祖传真正产业。

房子隶属于他老父亲的朋友孙援朝。

孙援朝仗义、房子一租几十年,房租四舍五入约等于白送。

但张家老爷子走后,孙援朝的孙子前来索要租金,按照市价这一套四合院每月要好几万。

一夜之间,张卫国就从“家有价值好几千万四合院的北京老土著”,变成了甚至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倒霉蛋。

第二次暴击,则是“你奶奶其实是你爷爷,你爷爷是太监”。

张卫国老父亲去世之前,终于说出多年心结。

家中摆着的一张看似张卫国奶奶的照片,其实是张卫国“爷爷”,他父亲的养父,当年清宫里的一名太监。

如此荒诞又诡异的身份变换,实在是观感独特。

第三次暴击,则是“价值两亿的宝物被砸碎,价格只剩一成,甚至变成负债”。

缺钱的张卫国,摆弄家里的老物件,却误入骗局。

假冒古董行家中介之人,告诉他鉴定出家中的摆件马、是当年慈禧太后身边物件,价值两亿。

张卫国老父亲临终前愤而摔马,缺了一条腿,“古董专家”说拍卖尚且能卖到十分之一的价钱,让张卫国交一百万交易保证金。

张卫国凑出了自己的二十万,老岳父存在他这里的五十万,倾家荡产搭了进去准备挣一笔巨款,最后接到的却是警方电话:你被骗了,我们会尽可能帮你追回损失。

人到中年一地鸡毛的张卫国,遵从父亲遗愿、带他骨灰回南京安葬,买不起昂贵墓地、想要“江葬”。

一身债务、一事无成、一腔不如意,怀抱着老父亲骨灰“不成器”,在阴雨江边、当风扬其灰。

人到中年的“颓丧”、力透纸背。

有意思的是,《张卫国的夏天》却并未着力渲染失败的无力感。

比如买不起墓地的伤感,下一秒就被“撒骨灰不小心撒到人家脸上了,这位人家还是大嫂”的喜剧桥段扭转了画风。

事事不如意、时时不成功的张卫国,生活也并非毫无光亮。

波波折折兜兜转转起起落落,剧作充分建构出了戏剧性,同时又以种种轻喜剧手法、来消解人生不如意的负面观感。

嬉笑怒骂,一把糟心事,一并都付于笑谈中。

既有冷眼看世态炎凉、破解功利的通透,又有用轻喜剧画风来消解不如意的治愈感。

结语

胡同烟火、人间冷暖里的升斗小民故事,围绕着房子、票子、车子等诸多核心冲突问题,徐徐展开恩怨离合纷纷扰扰的烟火气画卷。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却又家家都有让人着迷的温暖、温度。

不成功的中年男子张卫国,吱吱嘎嘎踩着小自行车,反而有一种更为古老、朴素、真实的可能性。

笑对一地鸡毛,明媚一如盛夏。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