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聚光星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-朱荣斌惆怅谢幕
你的位置:杭州聚光星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> 礼仪庆典 > 朱荣斌惆怅谢幕
朱荣斌惆怅谢幕
发布日期:2022-08-08 02:39    点击次数:109

“肯定最后一站,以后也没人请我了。”四年多前他言犹在耳,如今不得已走向了分手。

已挂“虚职”三个月的朱荣斌,最终还是和阳光城戳破了那层窗户纸。1月5日晚,阳光城发布公告称,收到了总裁朱荣斌因个人原因的书面辞职报告,辞职后朱荣斌将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,而他的工作已由徐国宏接任。

结束了在阳光城近5年职业生涯的朱荣斌,也清掉了不少股份。另一份董事减持公告显示,朱荣斌因个人资金需求,于 2022 年 1 月 5 日减持其持有的阳光城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391.81 万股,套现 1202.86 万元;加上去年12月22日已减持的 454.61 万股,两次减持合计套现 2710 万元,不过朱荣斌手中仍剩有 1175.44 万股。

即使当下减持会产生5、6成的亏损,还是没有阻挡住朱荣斌挥别的脚步。而朱荣斌的离职,在上个年底已显现诸多预兆。可以说他的走,全在业界的意料之内,唯一存疑的只有最后决断的时间。

在地产界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朱荣斌,在中海就待了13年,这也是他的第一个东家;而在碧桂园也是他职业生涯的辉煌,做到了联席总裁;2017年6月,受邀加盟阳光城,朱荣斌组建了阳光城梦之队, 世界杯App引入了一批来自中海等公司的优秀人才,以及一大批业内重量级人物加入。

阳光城这匹曾经的黑马并不好掌控。朱荣斌曾坦言,公司越大就会越紧张,他感觉随时都如临深渊。

初到阳光城走马上任时,朱荣斌招兵买马、开疆拓土,和高层一起为阳光城制定了 “三全五圆” 战略,加速了阳光城的发展。在其带领下,2017、2018年阳光城分别突破了千亿和两千亿的销售大关。

不过这样的快是要付出代价的,底子薄、利润少、负债高一直是阳光城想撕却撕不掉的标签。随之而来三道红线的束缚和地产政策的密集调控,使得行业整体遇冷。融资、销售端双双遭遇打击,为给阳光城“上保险”,朱荣斌靠着清华出身的校友人脉,在其中牵线搭桥拉来险资泰康集团做股东。

但造化弄人,泰康集团在阳光城2021年3季度业绩恶化后“面露不悦”,提出反对意见;随后阳光城又陷入债务泥潭,再加上地产行业持续下行,怕成为下一个平安的泰康由此萌生了退意。

朱荣斌在阳光城和老板林腾蛟这里,也逐渐失势。2021年10月中旬,朱荣斌卸任总裁,只担任执行董事长,工作重心发生了转移。他将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,并具体负责董事会战略管理、重大决策管理、部署公司新赛道的研究及拓展工作。其执行总裁的位置被徐国宏接手。

不再经手日常工作,这是朱荣斌“明升暗退”,为抽身而出做铺垫了。新一轮管理和组织架构的洗牌也开始了。多位阳光城内部培养的高管被提拔上来,由朱荣斌亲自邀请来的中海系的公司副总裁徐爱国离职,以及出身中海的3位区域总的层级被降。

时间来到2021年底2022年初,三方的关系极速降温。一个月内,泰康董事长之子陈奕伦辞去阳光城董事、朱荣斌减持454.61万股、泰康系转手所持阳光城的7.41%股份、另一位泰康集团提名的董事姜佳立请辞。

最终,朱荣斌也彻底离开。

随着朱荣斌等人的出走,此前双方在《合作协议》中立下的10年对赌也不了了之。抛售、转手后泰康手中的股份仅剩余3.99%,这低于双方《合作协议》中泰康集团持股不低于9%的承诺。根据12月30日的补充协议,双方的10年对赌协议失效,阳光城不对业绩不达标部分进行补偿。

可惜的是,三方都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彼此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正身处资金链困局的阳光城还未彻底走出来。朱荣斌新的继任者徐国宏此时担子很重、压力可想而知。

不过,业内人士认为,伴随着阳光城解除与泰康的对赌协议,阳光城在减轻了预期增长和业绩承诺的压力,可以暂时松一松紧绷的弦。阳光城表示,将对组织架构尽心调整,瘦身以轻装上阵,集中有限资源尽力化解当前困境。

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,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、财务状况或需要。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。据此投资,责任自负。

相关资讯